梁志鹏:降本是解决可再生能源问题最关键的一把钥匙 - 节能与环保杂志社(jnhb.net)- 品质给力产业,服务追求卓越!

梁志鹏:降本是解决可再生能源问题最关键的一把钥匙

2017-09-29 | | 来源: 《光伏产业观察》 | 399

   我们必须降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这也是最主要的一个任务。我们近期的工作重点就是要“双降”。一个是要弃电率降下来,一个是要把成本降下来。

  ————梁志鹏

  近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得到快速发展。在中国的能源发展当中,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能源增量的主要组成部分。可再生能源有三个阶段,在增速、增量和以后的总体当中,逐步的成为主导的力量。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是处在增量为主体力量一个新的阶段。

  截止今年6月底,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装机量占总装机量的35%,其中水电达到了3.38亿千瓦,光伏达到了1亿千瓦以上。在今年上半年的电力新增装机当中,可再生能源占到了70%,这是一个明显的标志,即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的新增供应量当中已经占据主要的地位。同时,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推动我们国家的能源消费结构在发生变化,煤炭的消费比重在逐年下降。今年上半年,煤炭的比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6%,清洁能源包括天然气、核电和可再生能源比重总计上升了0.3%,一升一降说明能源结构正在发生重要的变化。

  解决"弃风弃光"是首要任务

  我们也看到,可再生能源在扩大规模的同时,技术进步在加快,成本在快速的降低,光伏发电在去年的光伏领跑基地竞争当中可以看到,平均每度电下降了0.2元。在资源最好的地区,光伏发电达到0.5-0.6元。从全球来看,光伏电站、风电以及海上风电,在很多地方已经实现可以和化石能源竞争的程度,所以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良好的前景,也增强了我们的信心。当然在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也遇到了发展当中的很多问题。一方面是弃风、弃光、弃水的问题;另一方面,可再生能源在技术提升、成本下降的同时,非技术的成本在上升。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是我们目前工作的重点,按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国家把解决弃水、弃风、弃光作为上半年的重点任务。在大家的努力下,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光伏的弃电率下降了4.5%,水电的弃水率也在同比下降。我们相信大家在各个方面继续努力,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基本可以解决弃风弃光问题。我们必须降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这也是最主要的一个任务。我们近期的工作重点就是要"双降"。一个是要弃电率降下来,一个是要把成本降下来。

  在"十三五"时期,可再生能源发展主要抓好两个方面的工作。第一大方面,规划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指导。前几天发布了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对可再生能源规划当中的风电、太阳能发电,主要是光伏发电,还有水电、生物质发电,对发展的区域分布专门做了年度性的安排。因为我们过去的规划,除了水电,其他规划没有落实到地区,也没有到年度。这个规划为了使可再生能源评为有序发展,落实到年度规模。而且对年度规模如何实施也作出了安排。一个是可再生能源要有序规划发展,要做好电力发展和送出规划的衔接、消纳的衔接。在这个管理机制里,每年风电光伏年度的新增规模首先要落实电网的送出和消纳,这也是为了避免今后继续出现弃风弃光的问题。

  同时,国家能源局会同有关部门,在制订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的五年规划。这个规划当中,可再生能源供暖供热也将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当中,现在为主的是可再生能源电力,但是也要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供热,热利用是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可以看到,地热能利用、生物质能利用、太阳能供热这几年也在加快着发展。随着清洁取暖工作的推进,我们相信今后将会是可再生能源供暖的一个大发展的时期。

  降本提效才是发展之钥

  第二大方面,降成本。只有把成本降下来,竞争力才能提升。降成本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靠技术进步。只有最先进的技术发展起来,而且能够得到很好的应用,才能使得可再生能源有生命力。在光伏领域推进的"领跑"计划,就是要求使用最先进的光伏产品,也代表了光伏制造最先进的水平,我们在今年的光伏建设当中,要加大光伏领跑基地的建设规模,同时也要启动光伏前沿技术的建设。通过这种方式,为先进技术提供专门的市场。

  第二,降低非技术成本。虽然我们的技术成本在下降,但是非技术成本在上升。都有什么样的非技术成本?土地有上涨的趋势,有一些地方政府支持的措施在减弱,甚至在增加一些不应当增加的成本。有的给可再生能源项目分摊一些费用,收资源费,这些成本必须降下来。

  第三,落实国家的政策。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的送出工程应该由电网公司来建设,但是很多地方是由新能源企业在建。按照光伏的成本,每瓦0.5元左右,加到光伏项目上来了,这个必须取消。在今年组织的光伏领跑基地里首先要实现这一步,要把送出工程的建设要交给电网公司建,我们在下面组织的基地里将首先落实。

  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保障性收购的政策也必须得到落实。如果可再生能源建设起来了,技术都能达到先进的水平,但是我们不让它发电,所有的技术进步都会被抵消掉。我们必须解决弃风弃光的问题,提高风电、光伏的利用率。

  我们可以做一些测算,目前风电的技术进步,已经可以在内蒙古、河北北部,在风能资源最好的地区,可以达到每年利用小时3000小时以上,在达到3000小时以上的地区,风电可以不要补贴,电价可以达到3毛钱。内蒙古东部有一个国有企业,建的一个铝厂里就建了风电,20万千瓦的风电没有要国家补贴。在资源最好的地区,只要把非技术成本去掉,把全额保障性收购政策落实到位,完全可以做到和化石能源相竞争的程度。在解决补贴缺欠方面也要加大力度。

  以光伏发电为例,几个项目同比国外项目还是成本较高的,包括土地、电网送出、资金高出国际水平、税收、限电、补贴拖欠等,如果把这些非光伏技术成本去除,至少有0.1元/度的下降空间,当然,这只是一个粗略的估算,未来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降成本、减补贴仍将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具体哪部分能先降下来,怎么降还要研究,只有推动这些政策的落实,才能加快可再生能源时代的到来。

  第四,改革创新。重要的一个目标是要为可再生能源的高效利用创造条件,也要实现可再生能源的充分利用。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大力推进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在配电网介入的风电、光伏发电,以及其他分布式发电,通过电力改革减少输配电价,简单来说就是减少过网费,给分布式利用创造更好的市场条件,通过改革措施推进可再生能源实现早日上网。

  "十三五"时期是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关键时期。是规模持续平稳保持较快发展的时期,也是我们必须攻坚克难,把成本降下来,把补贴减下来的一个关键时期。这是我们在"十三五"时期需要完成的重要任务。最后衡量我们到2020年是不是完成了"十三五"时期的任务,不只是看我们建成了多少可再生能源,还要看技术水平是不是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成本是不是降低下来了,这是我们全行业共同面临的艰巨任务。

会员登录

  • 编委会主任: 陈光明
  • 委员: 程百军
  • 委员: 向进斌
  • 委员: 李 平
  • 委员: 周金科
  • 委员: 刘德义
  • 委员: 侯旭华
  • 委员: 李伟男
  • 委员: 朱应华
  • 委员: 戚桂林
  • 委员: 王鲁迤
  • 委员: 朱 辉
  • 委员: 兰志华
  • 委员: 赵昌发
  • 委员: 刘耘超
  • 委员: 刘红斌
  • 委员: 茹世祥
  • 委员: 楼振飞
  • 委员: 郑 慧
  • 委员: 马武忠
  • 委员: 郝宁宁
  • 委员: 吴光中
  • 委员: 林培勋
  • 委员: 官义高

品牌推荐

新媒体

扫描二维码,关注“节能与环保杂志”微信公众号,收获新鲜节能环保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