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人大代表背后的故事:“环保代表”的十年,那条始终没放下的建议是什么? - 节能与环保杂志社(jnhb.net)- 品质给力产业,服务追求卓越!

揭秘人大代表背后的故事:“环保代表”的十年,那条始终没放下的建议是什么?

2017-03-10 | | 来源: 天津广播 | 10850

  63岁的全国人大代表包景岭是京津冀大气污染专项环保部专家小组成员,京津冀环境应急专家会商组组长。天津遭遇雾霾重污染天气是否发布红色预警,最后要由他这位组长签字然后上报市政府。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北京天气不错,包景岭不用像往年一样被媒体反复追问雾霾的话题,但他被“追逐”的热度依然不减,会外大部分时间都被各路媒体的采访占用。

  原因自然是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关心雾霾治理、老百姓关心雾霾治理。

  本届代表最后一年履职的建议和议案


  因为同住在一个驻地,我本想抽个空去采访他,没想到什么时候去,他的房间都有记者在,后面还有人在排队等着,晚上八点多还剩最后一拨记者,他的声音已经略带沙哑,明显底气不足,他还是不急不躁,耐心专业地解答每一个问题。采访结束时他还不忘嘱咐,“刚才说的这些是我前两年调研时了解到的情况,这两年我没有关注,你们如果想写这方面内容,最好再去当地了解一下情况。”

  轮到我采访了,我问包代表,“有媒体说,三年后雾霾将成为传说,这个观点您怎么看?”他笑笑,“我从不回答具体时间这样的问题。我能告诉你的是,现在根据我们的研究,造成污染的原因有哪些?我们该怎么做能把污染物一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的降低。”

  “港口超大型运输车,造成的污染很重,我建议可以改造成LNG和柴油混合动力的,改造完了以后氮氧化物下降90%以上……”

  今年包景岭提交了《关于全面强化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几点建议》等建议,还与其他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制定《京津冀区域生态补偿法》、《京津冀区域大气污染防治特别应对法》的议案。像往年一样,他的建议有理有据,成因分析、可行方案、预期效果,一目了然。

  包景岭是环保专家,从事环保工作40多年。作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今年是他本届最后一年履职。但如果算上他曾担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今年实际上是他履职的第十五个年头。十五年来,他撰写的与环保相关的提案建议已经超过了100件,其中大多数被相关部门采纳,甚至成为我国法律法规的一部分。

  十四年前第一个提案就选为优秀提案

  2003年,包景岭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履职的第一年就提出了以破解城市缺水难题为目标,推动中水产业化的提案。

  过去,市政污水处理厂处理完的中水再生利用,都是国家财政包干负责,学给排水出身的包景岭意识到,这里面有一个严重问题,吃“皇粮”将造成中水产业不能正常发展。如何能让企业有积极性从事中水生产,从而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更大范围节约水资源?包景岭通过大量调研,反复核算成本,找到了以政策引导调整价格体系,既节约资源,又让相关企业盈利的路径,并写成了建议,由委员们联名签字后成为提案上交。

  该提案被相关部门重视并采纳,随后参照提案出台了鼓励中水产业化的政策。从那以后,我国的中水产业迎来了快速发展期。包景岭履职的第一条建议,也脱颖而出成为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优秀提案。

  包景岭一直把自己的责任看得很重,希望真正能够解决问题,推动社会进步。“建议不能停留在理论上、纸面上,一定要切实可行,最好能落实为国家政策。这样才能真正惠及国民经济发展、惠及百姓生活。”

  在大气治理上与交通部、农业部不妥协的人大代表

  2008年,包景岭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他多年积累的科研成果、对环境保护、绿色发展的思考随着他参与多项环保法律的制定和修订,逐步从想法落实到扎实的调研报告上,最终变为现实。

  但要做好全国人大代表,履职尽责并不是提几条建议这么简单。

  包景岭为人随和,不急不躁是出了名的,但他却会为提交的建议“较真”,甚至跟国家部委据理力争。

  《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过程中,多次征求全国人大代表等各界意见,包景岭根据多年从事环保工作的积累,提出”农业污染防治、海洋大气污染控制区、大气污染按日处罚”等内容加入《大气污染防治法》的建议。其中“按日累积处罚”的建议被采纳列入了如今已经实施的新《环保法》里。而农业污染防治、海洋大气污染控制区等内容是否加入其中,意见反馈到交通部、农业部时,两个国家大部表示,不同意!

  “农业部不理解,觉得大气污染跟农业部没有关系。”“有人跟我说,如果把农业部的职责写入法里,农业部不就成环保部了吗?”包景岭至今清楚的记得当时农业部的抵触情绪。

  接到相关部委的反馈,包景岭没有放弃,而是把自己在京津冀地区做的大气污染数据分析研究提供给相关部门,用扎实的数据和分析研究结果证明了秸秆焚烧、农村散煤燃烧对大气造成的污染必须引起重视。后续的几轮意见征集,包景岭继续提交建议,要求把这些内容写入《大气污染防治法》里。

  农业部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包代表,您看要不这条建议我们接受,这个事我们肯定做,但是就别写到《大气污染防治法》里了?”

  做科研出身的包景岭习惯直来直去,事关环境保护大局,在他眼里只有最好的办法、最好的效果,没有折中的路径。

  不久,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召开了一场专家会,做修法前的最后一轮论证。包景岭是作为业内专家和提出建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双重身份受邀出席的。他的建议得到了与会专家,环科院首席大气专家柴发合的认可,两人一起据理力争,终于说服了相关部委,几条建议最终都被原文写到了《大气污染防治法》上。

  “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呢?农业部不是已经答应在工作中落实您的想法了吗?”记者听到这忍不住问了包景岭这个问题。

  “今天这个部长、司长说了,他可能也会做。但后面如果换了领导,可能就不做了。我们国家是依法治国,只有把这些内容写到法律里,写清相关部门的职责,才能保证把持续治污落到实处。”“我如果现在不提了,将来这个问题突出还是要在修法的时候加进去,如果那样我们就被动了。”

  这不仅仅是学者情怀,性格谦和的包景岭,内心深处还有强烈的作为一位公民、一位人大代表的法治意识。这种法治意识又和他从事专业接受的生态理念相辅相成。包景岭做了12年博导,他告诉每一位博士生,环保工作往小处说是积德行善,往大处说改善的是地球—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唯一家园。

  渤海湾周边的居民,近几年能发现空气质量在慢慢改善,他们不知道的是,是一位环保专家发现了船舶燃料的高污染,不仅影响近海海水质量,甚至影响到了沿海居民的空气质量,他开始为此奔走。这位专家就是包景岭。

  这也是为什么包景岭坚持要在《大气污染防治法》里,加入建设海洋大气污染控制区的原因。这条建议被采纳后,如今进入我国每个港口的国内船舶,都要换上清洁燃料,不能再使用过去高污染含硫量高的燃料。未来这个规定有望覆盖到所有进入我国海域的境外船舶。

  包景岭有一条十年没放下的建议

  2008年,包景岭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提出的第一条建议,是将“绿色消费”纳入立法规划,这条建议被委婉的退回了。

  全国人大相关部门问了包景岭两个问题,第一,你这个提法很好,但是这个法谁来定?第二,谁来执法?比如《环保法》由环保部制定,《清洁生产促进法》是由国家工信委制定。“绿色消费”约束的是消费者的行为,还真找不到一个主管部门来负责。

  这件事给包景岭上了难忘的一课,原来人大代表的建议,尤其是立法建议不是随便写写就行的。但是他没有气馁,“不是没有部门制订相关法律吗?没关系,我来订。”

  作为博导的包景岭当时正带两个博士生,当年的6月1日恰逢我国正式实施“限塑令”,他指导其中的一位博士生,以“限塑令”为实例,研究分析市民的绿色消费行为和心理。另一位博士生暑期恰好到加拿大留学,包景岭指导他搜集整理了大量北美等国家绿色消费的相关法律文件。

  结合两位博士生的实践与资料总结、再加上他自己的研究成果、以及法律界人士的建议,几年后包景岭编写了厚厚一本“绿色消费法”的法律框架。随后,他再次提交了“绿色消费法”的立法建议。

  2014年,国家发改委和环保部给包景岭回复说,愿意帮助促进此事,并把它列入工作计划。

  今年他提交了一份“绿色扶贫”的建议,这份他调研走访多个省市,耗时近半年的建议里涉及绿色产品、绿色供应链和绿色消费,与他心心念念十年的“绿色消费法”一脉相承。

  建议鼓励绿色消费;

  建议国家尽快启动建立海洋生态损害补偿赔偿制度;

  建议推进农村和农业废弃物全资源化利用;

  建议试点沼气公交,治理雾霾的同时拉动经济;

  建议尽快制定渤海环境保护法,避免出现海洋荒漠化;

  建议发展生态文化、促进生态文明……

  梳理包景岭上百份的建议,让人心生敬意。15年弹指一挥间,包景岭以只争朝夕的努力,奔走着,关注着,山川、河流、海洋、陆地,每一个与我们生活休戚相关的环境、生态问题,在他的建议下正在被具象,有的已经解决,有的正被关注。

  净化空气最省钱的办法就是不买净化器!

  作为专家的包景岭在生活中也延伸着专业的特长。

  我问包景岭代表:家人或朋友关于雾霾问您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他们问我最多的就是买什么净化器好。”说到这包景岭又忍不住笑了。

  “我的建议是,最省钱的办法就是不用买净化器。雾霾严重时,关紧门窗,不要让新的污染源进来,地板、桌子、墙,能擦的地方,隔两三个小时擦一遍增加湿度。因为雾霾在没有空气流动的情况下是做布朗运动,经常会碰撞地板、墙面、桌子等,湿度会有吸附性,雾霾颗粒不会再回到空气中,我测算过,这种方法一段时间后雾霾浓度能降低50%。”

  “如果家里有小孩,一定要买净化器的话,我建议买具有活性炭吸附功能的,另外风量要足够大,净化器尽量放在暖气旁边,洁净空气就会顺着热气流循环。”

  包景岭如今被广泛关注,更多的是因为他对大气污染的研究,但很多人不知道,他大学是学给排水出身,后来工作需要和个人兴趣,他先后上了南大第一届环境科学研究生班、我国第一个大气环境保护培训班,天大欧盟能源培训班等……也正因为此,他逐渐成为涉猎环保政策法规、环境规划、环境管理以及环境影响评价等多学科领域的专家。2004年他将管理学与环境保护两个交叉学科融合在一起,在河北工业大学开设了我国第一个环境管理与可持续发展学科博士点。他招收博士生也喜欢跨界,他曾经招过一个在证券交易所工作的在职博士生,指导他利用几年时间完成了国内首个研究绿色证券的博士论文,许多经济领域专家对该论文给予了高度评价。

  与工作上精益求精不同的是,生活中的包景岭要求不高,他一直身体力行倡导绿色出行,60岁那年才买了一辆1.4排量的汽车,今年说起来他还在后悔,早知道这两年电动车技术越发成熟,再等等买电动车好了。

  他穿来全国两会的黑色正装,我觉得很眼熟,一问才知道,这件衣服他穿了20多年了,翻起袖口包景岭摸了摸已经露出来的磨损部分,略有些不好意思。他解释说,不是没钱买,就是觉得穿着挺合身的,没必要再买新的。他和老伴在天津天津外国语大学里一住就是二十多年,这是在外大任教的老伴分的房子。房子不大,但包景岭还是那句话,够住就行了。

  “治理雾霾人人有责,贵在行动、成在坚持。全社会不懈努力,蓝天必定会一年比一年多起来”。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做政府工作报告讲到此处时,全场报以掌声。

  台下的包景岭,鼓掌格外用力。这也代表了他的心声。

  原标题:记者手记|“环保代表”的十年

会员登录

  • 编委会主任: 陈光明
  • 委员: 程百军
  • 委员: 向进斌
  • 委员: 李 平
  • 委员: 周金科
  • 委员: 刘德义
  • 委员: 侯旭华
  • 委员: 李伟男
  • 委员: 朱应华
  • 委员: 戚桂林
  • 委员: 王鲁迤
  • 委员: 朱 辉
  • 委员: 兰志华
  • 委员: 赵昌发
  • 委员: 刘耘超
  • 委员: 刘红斌
  • 委员: 茹世祥
  • 委员: 楼振飞
  • 委员: 郑 慧
  • 委员: 马武忠
  • 委员: 郝宁宁
  • 委员: 吴光中
  • 委员: 林培勋
  • 委员: 官义高

品牌推荐

新媒体

扫描二维码,关注“节能与环保杂志”微信公众号,收获新鲜节能环保资讯!